09年天津亞錦賽堪稱高潮迭起,中華隊打出令人激賞的成績,但今年東亞國家式微的情形卻遠比過去任何一屆亞錦賽嚴重,除了帳面上的名次成績上的推移,今年的亞錦賽最重要的指標,是在間接預告未來5~10年亞洲籃球走向的開端,進步的指標與方向。

1. 亞洲強權歐化

自從美國在02、04、06年連續三屆國際賽失利,美式球風國家在FIBA表現開始下滑,近年實力不強的加拿大首先出局,接著巴西、波多黎各等美式球風代表國家也逐漸淡出世界籃球版圖,取而代之的是無數歐洲強權崛起與阿根廷這種雖地處南美,但骨子裡實為正統歐洲球風的國家。雖然美國在08年的北京奧運再次討回顏面,但歐洲化無疑已成為FIBA中的主要趨勢。

亞洲國家進入歐化的時間相當晚,很大部分與亞洲各國實力長期積弱不振有關,自從80年代開始,亞洲球隊參加世界級比賽成績並不理想,除了中國,幾乎沒有國家能進入各大杯賽的世界前十名,除了人種與體能條件,訓練與籃球觀念革新進步太慢是主要原因。

由此可知,亞洲球隊若要向世界叩關,近期內依靠亞洲教練非常非常困難,唯有聘請歐美教練引入新觀念,自選材,訓練全面改革才是進步最快的方式。 

亞洲最早進入「歐化」的國家要算是中國大陸,中國自02年釜山亞運敗給南韓開除總教練王非之後,於04聘請前湖人隊教練Del Harris成為亞洲先驅,04年中國在雅典奧運擊敗02年世錦賽冠軍塞爾維亞而進入奧運八強,算是引入外籍教練的第一份不錯成績,但當時中國整體仍對於究竟是要走美式路線或是歐洲路線未有定論。

自05年開始,中國教練換成立陶宛籍的歐洲名帥Jonas Kazlauskas。尤納斯上任之初便對中國國家男籃展開大刀闊斧改革,大膽引入當時實力並不受矚目的孫悅、王仕鵬,並大膽捨棄唐正東、張雲松等正值顛峰的CBA好手,但王、孫二人分別在06世錦賽、08年奧運擔任中國的先發得分後衛,並且起到關鍵作用,充分發揮「選擇適合打國際賽的球員」的選材原則。

除了在球員上,尤納斯甫上任便激烈批評中國男籃訓練和球員防護、飲食的粗操管理(例如當時易建聯訓練時抽筋,防護員給他晚餐吃醬瓜配鹹菜以補充鹽分….),場下同時不斷告誡朱芳雨、易建聯等仍在CBA征戰的明星球員,國家隊的高強度訓練千萬不可因為返回母隊而中斷。尤納斯在場上除了充分運用第一進攻核心姚明,帶給中國隊最有幫助的,是大幅提高中國防守水平,中國自從05年亞錦賽讓過去最大對手南韓單節只拿兩分,直到08奧運多次團對防守得到對手教練稱讚,稱的上是亞洲第一支拿出世界級防守水準的國家,也充分符合FIBA強權在華麗進攻外,仍然重視防守的原則。

中國在引入外籍教練之後,在國際賽上不斷取得佳績,比賽內容遠比過去水準大幅提高,由此可知歐洲教練對亞洲各國實力的影響不僅是橫向的名次提高,而是整體國家隊的縱向革命。

此次亞錦賽亦同,最終四強中僅有中國隊在尤納斯去職後換上郭士強仍是本國籍教練,其餘伊朗、約旦、黎巴嫩皆是聘請歐洲教練,在所有亞錦賽前10強中唯三聘請歐洲教練的國家,在亞錦四強與第五名以後強度有一段落差的狀況下,聘請歐洲教練長期組訓,儼然已是亞洲各國最快提昇戰力的方法之一,而整體實力「脫亞入歐」,則是許多亞洲強權努力的目標。

雖然亞洲強權近年致力學習FIBA主流趨勢,但至今尚未看見亞洲各國將近年FIBA顯學Motion Offense的擋切戰術靈活運用,或許與總教練影響力難以深入各國本國聯賽球風有關,如有朝一日亞洲各國能將FIBA重視高位對球掩護、重視無球走位的概念貫徹執行,這才是亞洲國家各國聯賽實力開始提升的時候,也唯有從聯賽與比賽概念與強度全面提升,亞洲國家才有可能在沒有姚明這類不出世長人的情況下與歐美球強權抗衡。


傭兵是西亞進步的關鍵?

西亞這次的傭兵引起極大波瀾,雖然傭兵問題在國際賽早已行之有年,如俄羅斯在上屆世錦賽靠著美籍後衛 JR Holden拿下歐洲冠軍,甚至是世界唯一有與實力美國抗衡的西班牙,今年也想歸化ACB得分榜第二的美籍白人後衛Brad Oleson,但對於幾乎已站上世界頂峰的國家而言,歸化很多時候是補強陣容功能性不足的手段,而亞洲不同,過去包含日本、菲律賓等多數歸化僅補強陣容高度不足,但整體核心還是以本國籍球員為主。但自從卡達開始大量使用黑人傭兵拿下03.05年連續拿下亞錦賽第三名之後,傭兵的爭議開始浮上檯面。

今年主要爭議是黎巴嫩補進兩名前NBA長人,以及約旦籍在明尼蘇達大學效力的搖擺人Jamal Abu-Shamala因為血統問題被亞洲籃協禁止參加亞錦賽,以及大量具有美約籍雙重國籍,遊走在規則邊緣的約旦球員。

傭兵究竟好不好,其實從國際賽成績來看,除了卡達曾經兩度拿下亞錦第三名,一面亞運銀牌,以傭兵為主的國家大多沒有拿下太出色的成績,至少與期望封王的目標有一段差距。相反的,與國際賽成績有正相關的,反而是U18的青年隊成績,例如中國在95年亞青隊出了王治郅之後,僅有在去年因被判棄權,其餘每屆亞青都名列亞洲前三,而伊朗則是在04,06.08三屆都名列前二,顯然外籍傭兵除非是如卡達弄了一整隊和本國主要國民不同膚色的球員,不然在遊走規則邊緣的傭兵作用仍然比不上大量穩定的本國青年人才庫,這也再次證實FIBA國際賽很難容的下一人獨大的英雄,除非你是姚明、P.Gasol等級的內線長人。

從另一個角度看外籍傭兵,以今年約旦和黎巴嫩的Jackson Vroman和Rasheim Wright為例,他們的球風偏向保守的亞洲球隊來說,是幾乎不可能出現的類型,對於越來越多打算像歐美強權叩關的西亞球隊來說,有傭兵刺激球員成長也不見得是壞事。再強調一次,西亞的崛起絕不只是大量的外籍兵團,教練與更高的對抗強度才是東亞逐漸無法匹敵的主因。

東亞式微

在本次亞錦賽中,傳統東亞強權南韓與日本皆創下參賽以來的史上最低名次,而換血後成績一直很難讓人滿意的中華隊,卻是自1999年之後首次重回亞洲五強之列,綜觀這次日韓,兩國同樣受到傷兵與陣前易帥的困擾,同樣受到人手不齊與教練整合困難之苦。以日本為例,日本實力在06年克羅埃西亞籍教練Zeljko Pavlicevic大半年整合與歐洲磨練下達到高峰,只差一點點就可以在當時的自家舉辦的世錦賽擊敗紐西蘭闖進16強。韓國在去年奧運資格賽中在最後時刻才被加拿大翻盤,而接下來的比賽也僅以10分敗給斯洛伐尼亞,實力確實離顛峰有一大段距離。

中華本屆亞錦賽表現令人激賞,遠的不說,再換上鄭光錫之前,各位球迷朋友有多久沒看到中華半場進攻是所有場上球員執行對持球/無球球員有兩次以上的進攻掩護? 嗯,我知道換血之後大部分的贏球都是賭當天手風順與否而已。

扣掉技戰術面,今年中華隊與過去最大的差異在於大部分球員都能知道上場任務/定位是什麼,而且沒有過去碰到強隊就先軟屌的一貫軟趴趴心理素質。但這次中華在缺少陳信安情況下奪下佳績,再次證明亞洲除了姚明,並不具有絕對統治力的球員,扣掉中國與西亞三強,其餘4~10名的國家實力差距僅在短期杯賽的調整與組訓。中華成功並非偶然,但不可否認當中有些運氣成分,球迷想知道的是,今天拿下亞洲第五固然值得高興,但,然後呢?下次目標和國家隊組訓方向呢?

其實台日韓甚至菲律賓等過去東亞強權的式微絕非偶然,最簡單的問題,上次東亞國家的政策引起其他亞洲強權跟進是什麼時候?應該要算中國請來尤納斯,之後西亞各國也開始聘請歐籍教練,其餘所有的動作幾乎都是西亞發展之後才跟進,西亞如今已開始把頂級球員送往歐洲,如黎巴嫩Fadi、哈薩克Ponomarev、伊朗 Bahrami等都先後衛歐洲聯賽效力過,東亞各國確實需要不同的刺激與更多開放的政策,否則實力只會與西亞差距越來越大。

全站熱搜

hunigh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